管濤:中概股調整對匯率短期沖擊,人民幣匯率聚焦四大因素

2021-08-18

人民幣匯率雙向波動一直是市場關注重點之一,近期,科技股震蕩也引發匯率波動加劇。截至8月17日,在岸人民幣兌美元夜盤收報6.4858,較上一交易日夜盤收盤跌107點。

“目前我國監管部門更加關注匯率走勢對市場情緒帶來的反應。”近日,在香港金融學院舉辦的專家講座上,中銀證券全球首席經濟學家管濤指出。在他看來,人民幣匯率走勢常態仍將以雙向波動為主,但走強或走弱仍具有不確定性。他亦指出,自由浮動可能是匯率市場化改革的終點,但匯率形成機制等方面仍需進一步改善。

科技股異動對匯率僅為短期沖擊

有市場人士表示,近期港股科技板塊持續震蕩,部分外資機構出現撤出中國科技股跡象,上述情況一定程度上也成為人民幣匯率短暫波動的原因之一。

對于此類突發的匯率波動,管濤認為,關鍵要分析具體沖擊的性質。例如,中概股調整,7月末境外人民幣匯率交易價受此影響,一度跌破了6.5,但是僅幾個交易日后,又重新升回了6.4,“這是短期事件性沖擊。”

“自從匯率政策回歸中性后,監管并不只關心匯率水平的具體變動情況,更多是關注在此過程中產生的市場反應和變化。”管濤認為,若外匯市場并未出現過度或異常的反應,監管政策也不會有“大動作”。

管濤稱,人民幣匯率雙向波動起到了減震器的作用。今年上半年由于各種利空集中因素等影響,導致人民幣匯率持續下跌,5月底跌至7.2附近,6月后單邊上漲持續震蕩走高,“匯率雙向波動,本身就能吸收內外部各種沖擊。”

跨境資本流動方面,管濤認為,監管對匯率靈活性容忍度更高,但會加強跨境資本監管。“目前,我國更有信心容忍匯率波動進一步擴大,尤其在資本流入的情況下,擴大流通有很大潛力,對流入有較大對沖作用。”

“事實上,市場對匯率雙向波動的適應性也正逐步提高,這也為匯率波動的擴大創造了條件。”管濤認為,從根本上看,我國要發展有深度、有廣度、有流動性的金融市場,特別是外匯市場,這將更好地吸收內外部沖擊。

四因素影響下半年人民幣匯率走勢

對于人民幣匯率后續走勢,管濤指出,首先在于美元指數走勢,該走勢對人民幣匯率有顯性影響。目前市場對未來美元指數走勢看法分化,即一半繼續看空,另一半則認為此番調整已到位,或現反彈。

其次,中美利差也將是影響人民幣匯率的重要因素之一。“這很大程度上取決于美國通脹走勢以及美聯儲貨幣政策動向。”管濤認為,目前市場分歧較大,若美聯儲貨幣政策開始退出極度寬松,則中美利差將出現收斂,或對人民幣匯率帶來反面影響。

第三,疫情演變因素也不容忽視。管濤稱,如果疫情蔓延進一步惡化,疫苗保護性隨之下降,將成為人民幣匯率走勢中的一項不確定性因素。

“另一個重要原因,即中國的經濟恢復。”管濤認為,近期我國政府反復強調要加強跨周期調節,做好今明兩年的宏觀政策銜接,統籌考慮今年下半年和明年的經濟增長,這意味著如果下半年中國經濟增速回落在下行通道L型的“一橫”上,或將利多人民幣;反之,如果落在L型的“一豎”上,則有可能利空人民幣。

管濤預計,下半年人民幣匯率走勢的雙向波動將是常態,但到底是偏強還是偏弱,將取決于上述諸多因素的具體情形。

“我國匯率市場化改革的終極目標在于自由浮動,一方面要追求資本賬戶開放、人民幣國際化,另一方面需要保持貨幣政策獨立。”管濤表示,匯率由市場決定將是最好的選擇。盡管目前我國仍然實行的是有管理的浮動匯率制度,但在越來越追求靈活的匯率政策,或可稱大部分情況下已經進入了“類自由”浮動狀態。

“但距離真正達到自由浮動,仍有較多工作待推進。”管濤進一步指出,例如,匯率中間價的形成機制需要進一步完善,目前該機制好處在于存在管理浮動這樣一個過渡階段,有利于形成匯率雙向波動,但問題即容易形成單邊預期與單邊市場。此外,在銀行間市場,人民幣對美元的匯率波動還有正負2%的浮動區間管理,管濤認為,如果在自由浮動情況下,這一區間管理應逐步取消。

【免責聲明】以上文章轉載自互聯網,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;如稿件版權單位或個人不愿在本網發布,請在兩周內來電或來函與本網聯系。

關閉

歡迎關注

中聯鋼聯合鋼鐵網

微信公眾號

午夜片无码区在线观看-国产午夜亚洲精品一区